YEKI

九锥/pot/kyo

EF日课题·001.Sad

疏远渐渐筑起透明的墙壁。

闲茶半晌:

分开不是没有预兆的。


两个人关系最亲密的时候,整日黏在一起,也没有说不完的话。越前龙马向来不是多话的人,不二周助口才伶俐却极少外露。


在少之又少的相聚时间里,他们的相处模式简单而平淡——靠在沙发上看比赛录像,像国中时期那样研究对手的绝招和技巧,偶尔越前会吃到不小心加了芥末的烤鱼,再偶尔会被不二拖出去看风景,美名其曰让越前只知盯着网球的干涸的视觉神经接受洗礼。


三月末阳光正好,视野范围内粉白的樱花像漂浮的云朵铺天盖地。


越前躺在树下,双手交叠着枕在脑后,温煦的暖意自层层叠叠的花瓣间隙流泻,落到他的眼里。


昏昏欲睡时嗅到清冽的香气,鼻子被人捏住,口中落入冰凉轻柔的触感。


他睁开眼,不出意外地对上笑得一脸促狭的恋人。


“这是什么?”


“你猜。”


冰凉而浓烈的清香,舌根处有微微的苦涩。


他缓慢地眨一眨眼,倾身过去,扣住不二藏在背后的手,交换了一个清凉的吻。


亲密的碰触、或是玩笑,丝丝入扣地镶嵌在太过于日常的生活里。




或许这样的相处模式过于清淡,在不二周助说出那句话时,越前才恍然发觉,平日里的很多细节,都被自己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比如说,不动声色的疏远。


不二不着痕迹地用忙碌的工作填塞两人独处的时间。加班愈发频繁,温和而坚决地拒绝他的陪伴。没有令人疲惫的争执。许多次他在深夜醒来,身边是空的。


是工作真的那么忙,还是在刻意回避。


常年在海外打球的他,对于不二周助现在的生活,几乎一无所知。


不了解导致漠然疏离,话题愈发消减,近似死寂的沉默逐渐取代了松弛的安心感,一点一点匮乏下去的交流筑起透明的壁障。


比如说,欲说还休的视线。


他时常能觉察到不二的视线,而每次一转头,看到的都是神色如常的侧脸。唯一一次,不二没有回避他的眼睛,平静地看着他说,越前,我们分开吧。


有一瞬间,他在那双眼睛里看到的情感汹涌如潮,遥远陌生。又好像在哪里见过。


像一个钩子,微微钝痛地牵起一些模糊而酸涩的记忆。


下一刻,不二弯起眼,换上看似温柔实质冷漠的笑脸,重重构筑起生人勿近的防线。




记忆的门扉透入一丝光亮之后,重归黑暗。


既然想不起来,就说明不重要吧。越前想。


『别开玩笑了,我是不会上当的。』


如果能够这样说,该有多好。


可惜这不是玩笑也不是恶作剧。相处多年,越前龙马可能是最了解不二周助的人。


或者现在需要多加上一个定语:曾经。


不需要死缠烂打,聚少离多的异地恋带来的消磨寂静无声,水滴石穿,没有办法继续,那便分开。


于情于理都无可挑剔。


而越前在飞机上看着柔软的云层和蓝得发紫的天空时,忽然想起,这么多年来不二周助始终欠着他一句告白。


从开始到结束,连“今晚的月色真美”这样转了无数个弯的隐喻都没说过一句。


狡猾的不二前辈。




分开之后的生活并没有那么难过,训练照旧,比赛照旧,教练激情澎湃的怒吼照旧。


只是看到手机里存的东京的天气预报心里发空;想喝芬达总是拿成咖啡;偶尔会在半夜醒来,想着那人说不定会打电话扰他清梦,继而反应过来,已经不会再有。无所事事地盯着天花板发会儿呆,倒下接着睡。


日子照样过。没什么大不了的。


到后来,嗜睡如命的越前龙马习惯了一夜无梦的高质量睡眠,莫名囤在冰箱里的咖啡早就全数换成了芬达,不需要在比赛结束心心念念着去订最早的航班,甚至快要想不起来那张曾经刻骨铭心的脸。


心无旁骛全副心思只有打球的状态,是他暌违已久。而对于一路披荆斩棘闯入澳网决赛的越前龙马来说,遇到一个有点特殊的对手,纯属意外。


刁钻的球路,卓越的球感,天马行空的回击模式。近几年大小赛事交手数回,胜负对开。


不早不晚,来得正好。


越前龙马握紧了球拍,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3:2锁定胜局还是颇费了一番周折,对方隔着网与他握手,表情似是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沉默着转过身去。


“第二盘,你的赛末点,那一球明明可以接到,为什么中途放弃了?”


对上教练探究的神色,他打开水杯的手顿了一下,面不改色地回答,“我以为那一球会出界。”




当天晚上,他在梦里见到了久违的故人。


开了空调的宾馆房间干燥得令人发渴,不二周助背对着他站在窗边,大雪纷飞的东京夜色作了黑白背景。


“明天就走?”


“本来就没有假期。”


“我想也是。”


似乎是很久以前的对话。好像有那么一回,只是因为想见这个人,想得发狂,就翘掉两天训练坐十几个小时飞机回国。事实上,除了网球之外一向懒散而淡漠的越前龙马,在恋爱里的表现经常会让熟悉他的人大跌眼镜。


可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不二周助转过身,他又看到了那个令人怀念的柔软笑容,眉眼微弯,唇角弧度柔和,像一幅色泽昏黄的老照片。


想要靠近,想要触碰。


“不二前辈不希望我回来?”


“嗯。”


干脆的,肯定的,没有犹豫的回答。




北美洲的曙光尚未苏醒,室内一片昏暗。床头的闹钟指针在凌晨的时间段不紧不慢地走。


心里空了一块,不痛,空空茫茫的缺失感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不二周助说,越前,我不希望你回来。


有一瞬间,那双眼睛里飞雪漫天,深深藏起来的情感汹涌陌生,又那么熟悉。和那个人说着分手时眼里的神情,一模一样。


原来在这里。


“越前,我不希望你回来。”


“把你想做的事情全部做完,不要留下遗憾,那样就好。”


真是,狡猾的不二前辈。


“不过……”


而那么重要的告白,自己怎么竟会想不起来了。


他抓过手机按亮屏幕,新邮件提醒的图标一下一下地闪烁。


一阵刺痛撬开层层封锁的防线,锐利地砸在胸口偏左的位置。




『想见你。』




2015/2/28




后记:


不二前辈不算生贺的生贺,有鉴于今年并不存在229这个日子。


把这个题目掰成这样,我已尽力了!


这个梗年前就想写,不过总觉得会把【我自己】虐到所以一拖再拖。本想两篇连着写完,后续也构思得差不多,但一则手速太慢二则过程中被虐残没力气了orz(正文我觉得并不太虐因为虐点都被我吃掉了=。=)


可能需要解释的部分:开头的不二塞给越前的香气清凉浓烈的东西是梅花,并不是樱花←觉得写出来太奇怪;那个打球方式跟不二很像的对手在025.Gravitation提到过,另外越前的梦境也是025的后续。

评论
热度(16)
  1. YEKI闲茶半晌 转载了此文字
    疏远渐渐筑起透明的墙壁。

© YE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