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KI

九锥/pot/kyo

相溶

王源自始至终不会怀疑的人,就是王俊凯。

shame:



说实话我和王俊凯一直在关注微博上阿姨们的花式炸热门。

不止王俊凯有小号,我也有。申请小号是王俊凯建议的,他怕我手滑给一些阿姨的脑洞点赞,当时就帮我申请了一个类似僵尸粉的小号。

正刷着阿姨们的视频,突然王俊凯就发了一条信息过来,只有简单的一个表情符号。我回了他一个相同的表情符号,就下了微博去抽屉里翻出了另一张电话卡。

公司现在越来越来阻止我和王俊凯互动了,王俊凯这个中二的逗比偷偷跟我交流说,可能将来公司还要监听我们的通话内容。于是他去买了另两张电话卡,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

我是粗心的性格,总是会把东西乱扔。比如现在我就找不到iPhone的盒子,里面可是有我的取卡器。怪就怪iPhone拿卡特别麻烦。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我急忙换了卡。找的时间可能有点久,重新开机时手机上已经浮现了王俊凯几个未接来电。

我赶紧回拨过去,王俊凯很快就接了。

“找取卡器找了很久?”

“...”

所以说,知我者,莫过于王俊凯也。

我和他聊了一些有的没的,话题内容外人听起来会觉得无聊至极,然而我们却聊得开心。

“阿姨们今天换的话题好好玩。”王俊凯在那边哈哈大笑。

“对叻,阿姨们真是好有才,那些视频真是太搞笑了。”

“最好阿姨能把公司闹狠了,我们好久没有合唱了。”

我就知道王俊凯和我一样,也期待着合唱。我控制不住弯起嘴角,两周年演唱会上,我一个人在台上演唱,很开心却也有些不安。所以才会在《明天过后》下升降台后渴望得到他的夸赞,才会在唱《倔强》时频频望向他。

我是一个自信又自卑的人。每当我完成一个比较难的舞蹈动作时,或者解出了一道稍微有点难的数学题时,都会在心里疯狂地夸奖自己“源哥好帅”。但是在大舞台上,我没有办法做到自信满满,我会不安,会紧张,会害怕。所以我需要一个底气。而陪伴我跌跌撞撞一路走来的王俊凯,就是我最大的底气。曾经我和他还是没有长开的小男孩,以“w&w”的名义去参加一个卫视台的选拔节目。还是小土豆的他会握着我的手,给予紧张的我力量。我还记得他的手心也免不了出汗,却还是用力握紧了我同样湿漉漉的手掌。他最难忘的415,也是在我们即将上台领奖的时候,在黑暗里悄悄地给了我大大的底气。我感受着他手掌的汗湿,看着那个发光的舞台和王俊凯脸上的自豪,突然间就坚定了下来。

“要不我们现在来合唱一下吧?”我兴致勃勃提议道。

“唱什么?”

“夏秋?”

那边忽然安静了下来。

“喂?小凯?”

就在一瞬之间,我明白了他沉默的原因。

715前一天,我去南京。跟机的一个粉丝问我知不知道山城骄傲的应援,我笑了笑,跟她说我知道。这个应援是王俊凯告诉我的,我记得他告诉我时的声音带着难以言状的情绪。后来我去看了一下,真正看到现场时才明白王俊凯的情绪。是激动是骄傲是自豪,是想要落泪的情绪。我看着阿姨姐姐们把我和王俊凯成长的足迹记录在我们长大的这个城市里,眼中泛着酸涩。去年我的生日,看到“全城应源”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感觉。我珍惜这些真炽的心意,感动这份诚挚的爱。

后来我还从王俊凯口中得知阿姨姐姐们还在715那天组织来重庆,走我们走过的路,看我们看过的风景。听着王俊凯的语气,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好像他会奋不顾身冲到人群中,和她们一起庆祝这个节日。

只是715那天晚上,收工回到酒店的我接到了王俊凯的电话。他已经换下了激动的语气,还忍不住爆了粗口。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每次听王俊凯爆粗口我都挺想笑。在我面前他完全就是一个真实的模样,没有一点光环,总是小孩子脾气。我问他怎么了,他带着愤怒带着委屈跟我说了一大堆没有什么章法的话,我理了理他的思路,终于懂了他的意思。公司对于715的应援活动没有什么表示。我呆呆张大嘴巴“啊”了一声,对这种结果始料未及。向来我和王俊凯在对cp粉的立场上没有什么发言权,我知道王俊凯为阿姨姐姐们委屈,我也很想去抱抱那些千里迢迢而来的阿姨姐姐,跟她们说她们的心意没有被辜负,我和王俊凯都知道。

“王源儿,你知道吗?我想像着她们落寞离去的背影,就特别心疼她们。一直以来,她们为保护我们受了那么多委屈,我们却做不到光明正大在微博上和她们说一句谢谢。”

我知道。但是我们却做不了什么,只能眼睁睁看她们在饭圈最微妙的位置辗转,看着她们坚强为自己打下一片蓝绿海。

我语塞,嗓子被堵住,想说些什么又发不出声音。王俊凯发现了我难过的情绪,他压低了声音。

“我们要加油,像她们说的一样,把世界唱给她们听。”

“把世界唱歌她们听。”我喃喃重复着王俊凯的话语。

“对,把世界唱给她们听。”

当晚我刷微博刷出了希尔顿酒店的夏秋视频,来自五湖四海的人聚在一起,举着蓝绿色的手幅,凭借着相知默契,相和着唱出那一首她们与我们相识的歌曲。我发现王俊凯的小号也转发了,那一刻我很想直接飞回重庆,和他一起度过这个被称为是我们俩梦开始的节日。以他的性格,他会躲开连假期都蹲守在他家楼下的私生,偷偷跑去希尔顿感受那个未散的气氛。我不想让他一个人,因为这个节日,本就属于我们两个人。

这件事在我们心里都留下了阴影,我一时下意识提到合唱就想起夏秋,也难怪王俊凯会沉默。

我只能默默转移话题。

“亲爱的亲爱的,你好吗?”我起了一个调。

前两天微博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我和王俊凯在练习室里练歌的视频,我无比怀疑圈里有公司人员,要不然这个视频怎么会被挖出来呢?

王俊凯终于结束沉默,顺着我的调接了下去。

“王源儿,你刚才那一句气息有点不稳。”唱完后,王俊凯跟我提了意见。

我在这边乖乖点头,也跟他说了他有一个音调需要提高的问题。

王俊凯把那个音提了一下,唱给我听。直到我们两个人都满意,他才松了口气。

“好久没唱这首歌了,都有些忘了。”

“那以后我们每天都唱一次。”

“哎呦不错哦。”王俊凯学着周董的语调,心情挺不错的样子。

“学又学不准。”

“诶王源儿,你最近很跳哦。”

“来打我啊,略略略。”我幼稚无比对着话筒伸舌头。

“我肯定不打你,我挠你痒痒。哼哼。”

“像源哥这种身材,这个气势,还会怕你?”

我们就这样来来回回毫无意义斗嘴斗了半个小时,直到妈妈喊我去吃中饭我们俩才意犹未尽停了下来。我望着外头高挂的艳阳,心里有些莫名的悲哀,以前的训练还会练唱歌曲,然而现在的训练都是练舞蹈,究竟是到了怎样的地步,我和王俊凯只能通过电话合唱。

下午我的唯饭也跟着一起刷起了拒绝“2+1”,按微博上的话来说,我的感觉是实力窒息吧。一开始这个话题是王俊凯的唯饭先挑起来的,我看到时被震惊到了,又升出了一点小委屈。小螃蟹们就这么不喜欢我吗?我和王俊凯都会刻意去在意自己在对方唯粉里的形象,大概是有种想被娘家人承认的感觉吧。我撇嘴,点进了那个依旧在热门的话题。发现一半在刷的人都是他的女友粉。

我感觉我们两个人的女友粉是很奇怪的存在,一方面喊着一切都是cp粉的脑洞,一方面我们俩稍稍有点亲密行为她们就会跳脚。

我叹口气,想起上次和王俊凯聊过女友粉的话题。当时是我们出活动,晚上窝在酒店里刷微博时,我无意间刷出了王俊凯小萝莉女友粉对我的人身攻击,她针对的是那天我们俩离得比较近。

见我手指停在一个地方眼睛发愣,王俊凯凑过来看了看,然后捂住了我的眼睛。

“别看了。”

“看看怎么了!源哥怎么会心塞叻!”

王俊凯揉揉我的头发,关掉了我的手机。

“是是是,我们全世界最厉害的神。”

我有些得意地点点头。

“不过,女友粉究竟是持什么心态?真以为自己将来能嫁给我?”王俊凯靠在床头,闭上眼睛像是在思索。

“这个问题你不就是最清楚的吗?”我加重了语气,“身为幂姐的男友粉。”

“啊?”他突然被我这句话困惑到,睁开眼睛呆楞看着我,像一只小奶猫,我差点被萌得说不出话。

“不是吗?”我摆弄着他的手机,翻看他手机里关于幂姐的相册。

作为一个处女座,强迫症的王俊凯会把手机里的照片分成好多个相册,几乎是每一个人要占一个相册。他抢过手机,翻出一张我的照片。

我一看,下意识去抢他手机要删除。日日日,这张照片简直就是黑历史。王俊凯反应比我更快,占着身高优势把手机举高。

其实我在王俊凯的手机里占了四个相册,一个是他拍的拒绝提供,一个是他趁我不注意抓拍的黑历史,一个是我自己的自拍,一个是饭拍。他手机里我的照片占了大部分比例,而且我的手机里我自己的照片数量加上表情包也还没有他手机里我的照片多。

而这张照片算得上是那些黑历史中的ACE,里面的我鼻涕眼泪一起下,简直不忍直视。这张照片是有来源的。那时我还没能看开网上的骂声,有一次我被骂得挺狠,受不了就去找王俊凯哭诉。我有点小感冒,哭得有点狠就把鼻涕也一起喷出来了。王俊凯当即抓起手机拍了一张照,再抽了纸巾温柔帮我擦鼻涕。动作之迅速令我目瞪口呆,都忘了哭。接下来他出声安慰我,我完全听不到他在说什么,还沉浸在他的抓拍里。

“你你你刚才做啥子?”我回过神来质问他。

“拍照片啊。”理所当然。

“反正我手机里也有你那么多黑历史,多一个也不算什么。”我竟无法反驳。

鉴于挠痒痒挠不过他,我愤怒转身离去。甚至都忘了刚才来找他的缘由。

“为什么这张照片还在?!删了。”我声泪俱下。

“叫一声哥哥。”

“王俊凯你凯源文看多了吗!”

“叫不叫随你。”他挑眉,挑衅地看着我。

我权衡了一下,良久才小声开口快速喊了一句“哥哥”。

王俊凯笑得像只叉烧包,样子傻傻的。

“快点删了。”

“为什么要删?”他低下头给相册加了密。

“我叫了哥哥的啊。”

“我有说你叫哥哥我就删照片吗?”

我就这样被王俊凯调戏了?

“王俊凯我要跟你绝交!”我悲愤地踢了他一脚。

“别啊,王源儿,你自己说的没什么偶像包袱。”

“...”哦,是没错。

“但是啊,要是把你这张照片放出去,你觉得你的王仙仙头衔还保得住吗?”

“有本事你把那些拒绝提供放出来叻,那些照片那么涨粉。”我不满意哼哼。

“没本事。”

“你就是怕我比你红叻。”

“是是是。”

然后话题就被转到四面八方去了。

后来我总结了一下,总归从小时候到现在,王俊凯和我养成了神之默契,在思想上我们都是不谋而合。所以他的看法大概是和我差不多,女友粉能适可而止最好不过。

短信声响起,公司提醒我明天去训练。我停下了刷微博的手,伸了个懒腰,对着镜子把之前的舞蹈动作都温习了一遍。

隔天和王俊凯见了面,介于公司人多眼杂,我和他仅仅击了次掌以示对对方的鼓励。

天热,练习了一上午的我们已经汗流浃背。我们到休息室冲澡,我比他先冲完澡,便躺在沙发上放松肌肉。他擦着头发走出来,帮我简单按摩了几下后拿起手机刷微博。

此时休息室里也就我们两个人,我也就毫不注意形象地闭着眼睛蹬腿。他突然碰了碰我,把手机举到我眼前。明晃晃的热门话题炫了我一眼。

“王源儿啊。”他长长舒了一口气,缓慢地吐出这四个字。

“我看过那个话题啊。怎么办啊,你的小螃蟹好像很不喜欢我诶。”我蜷缩成一团,在不宽的沙发上做小幅度翻滚。

王俊凯稳住我,我对上他的眼睛,发现他的神情有些紧张。我眨眨眼,王俊凯这个表情和在少年go里我生日那期他要念信之前的表情简直如出一辙。所以我赶紧坐起来,等着他开口。

“你知不知道,只要有你,好像一切外界的诋毁都不足为道。因为从我们开始合唱的那一刻开始,你就是我把歌唱下去的底气。”

我心跳骤停。

王俊凯说,我是他的底气。

无论是小时候那句“这杯肯定酸”,还是长大一些时接受采访他想了很久才说出来的“他笑起来就特别甜”,抑或是在我的生日前夕他许下“我们还有一个十年,两个十年,讲未来要讲的话”,再到现在的“你是我把歌唱下去的底气”,王俊凯从一颗矮萌小土豆长成现在的眉眼如画公子无双,总是能把简单的每句话说进我心里。我的心理防线溃不成军。即使他现在较以前的情商并无长进多少,我们吵架冷战时他还是采取老方法——故意和别人亲近来气我。但是我无法否认,所有他掏心掏肺对我说出来的话在我眼里等同于杀伤力最强大的情话。

我的眼睛酸胀,没有想过我们的默契度已经高成这样,在我心里他的位置和在他心里我的位置竟然都是一样的,我们都是彼此的底气。

那个一直以来以“大哥”自称,遇到什么都逞强的王俊凯,今天对我说,他需要我。一想到此,我装满喜悦与激动的心发酵膨胀。

“我和你走了这么远的路后,发现我离不开你。一个人在台上唱着情歌,身边却没有一个和我相视一笑的人。”

我又何尝不是呢?不只是唱歌,这些年来我已经习惯了他在我的生命里烙下印记。一个人走机场会不习惯,一个人住酒店会不习惯。

“如果没有你,现在的王俊凯可能沦为平庸之人。我大概会坚持不了退出家族,抱着一个遗憾平淡地过着学生生活。”

“不是的,小凯。没有王源,你可能会遇上其他的王方、林源,他们会陪你走下去。你依旧是这个满身荣光的王俊凯。”我声音有些喑哑,摇着他的手指把话说完。

“不,王源儿。你是这个世界不能取代的存在。没有你,或许还有一个被人熟知的王俊凯,但是肯定没有一个现在的王俊凯。”

我的手指颤动了一下。王俊凯现在的神情和我初次与他见面时一样坚定,仿佛在告诉我,他一定会找到我。我和他有位置相称的颈后痔,像是宿命的牵引,把我和他紧密联系在一起。

“那天我看到一句话,我感觉特别适合我们。”王俊凯看着我,眼神专注。他的桃花眼里像盛满一潭清泉,清澈明亮。

“我们终将浑然难分,像水溶于水中。”

他说完,帮我擦了擦眼角的湿润。我细细品着他说的这句话,心情复杂。

自我踏入娱乐圈开始,总会听到这个圈子的浑浊不堪。然而我唯一不会怀疑的人,就是王俊凯。我和他从两个不懂世事的小屁孩成长到今天,比同龄人看到了更多的社会黑暗。但是我们不会涉足黑暗。我们像两只互舔伤口的小犊,窝在属于我们自己的世界里相偎相依。

王俊凯是我从小到大就一直崇拜着的师哥。我看着他从风雨中走来,他的肩膀上像背负有阳光,他终会是光芒万丈。现在他明确地告诉我,他的未来规划里少不了我,他的梦里我如影随行。

我记得之前有过一个采访,问我说我们会单飞吗?我愣了一下。在我的认知里,我是不能和王俊凯分开的。直至现在,我还是觉得我和王俊凯是不能分割的整体。我和他俱进,迈出的脚一致,连跨出的脚步也是一样的大小。

我们已经把对方刻在了未来的前进路上,两周年那个对十年后的期望,都是不约而同的蓝绿交织。

我们终将浑然难分。

我凑过去和他十指相扣。

有时的机场图粉丝会认不出我们,新粉也会认混我们。我和他会刻意不刻意去跟随对方的脚步,模仿对方的表情。以至于我们的同步率会越来越高,心里对对方越来越了如指掌。

像水溶于水中。

“凯源”这个词,是我和王俊凯牵绊的记录,写尽了我们两个人的弯绕曲折,绵长悠远。

FIN



感谢所有浴血奋战的蟹粉小汤圆。

评论
热度(140)
  1. 兰若生春夏虎帅帅 转载了此文字
    你我终将浑然难分,像水溶于水中他和他终将红他个天翻地覆,让人认识这个世界的归属

© YEKI | Powered by LOFTER